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船东讲述钓鱼岛捕鱼收获受保护不惧日本舰艇0-(新闻)

2022-08-05 来源:九台市农业机械网

船东讲述钓鱼岛捕鱼收获,受保护不惧日本舰艇

在近来不断发酵的钓鱼岛冲突中,来自中国东部沿海的大批渔船成了各方瞩目的焦点。十多天来,200余艘中国大陆渔船深入钓鱼岛周边海域作业,有力宣示这片海域一直是中国传统渔场。《环球时报》记者在浙江象山、舟山和台州等渔业重镇深入采访,倾听当地渔民讲述祖辈在钓鱼岛打鱼作业的往事,记录新一代渔民在海洋争端凸显环境下从事生产的酸甜苦辣。“只要有政府支持,我们的安全就有保障,哪怕日本舰艇和直升机一路粘着,我们照样能踏实生产。”记者采访的许多赴钓鱼岛海域作业的渔老大都有类似的说法。  日本巡逻舰和直升机像鲶鱼般紧盯中国渔船  “浙椒渔7688,多少渔区,距离钓鱼岛多少海里,多少小时能到?”禇义根是浙江台州市椒江海鸥海洋渔业公司经理。9月26日《环球时报》记者来到该渔业公司,他指着电脑显示屏上的“北斗星通渔船安全保障管理系统”告诉记者:“我们公司38条船中最远的一艘到距离钓鱼岛60海里的海区作业,继续再开七八个小时就是钓鱼岛了”。与此同时,卢老大的“浙椒渔76029”在和“浙椒渔76030”刚刚从钓鱼岛海域回到码头。虽说作业期提前结束了几天,但卢老大对开渔第一趟的收获非常满意:“每条船只有100来吨,要躲避这个月28号的台风,所以赶紧回来了”。  台州温岭港的一名渔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正在钓鱼岛海域作业的温岭渔船主要是单拖:“16日开渔,17日或者18日出港,航行一天一夜192海里后抵达钓鱼岛附近海域,打算在那里作业半个月。主要打的是剥皮鱼和带鱼。”与浙江渔民一起在钓鱼岛海域作业的还有不少福建、山东以及台湾的渔船。在福建祥芝中心渔港和福建惠安大岞渔港,记者看到很多船满载着剥皮鱼、花岩和巴浪鱼靠岸了。一名当地渔民告诉记者,他们出海20多个小时后就能抵达钓鱼岛附近的赤尾屿海域。这名渔民高兴地说,此行收获不小,这一趟他们打的鱼按市价可以卖到70多万元。他说,在钓鱼岛海域打鱼的中国渔船很多,大多来自浙江、福建,鱼汛好的时候还有江苏来的船只。  据农业部的消息,16日东海结束伏季休渔开捕一周以来,中国渔船在东海海域生产作业秩序良好。其中,在钓鱼岛周边有近200艘渔船,另有10艘渔政船在钓鱼岛海域执行护渔维权和执法管理任务。  “我们经常能看到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艇和直升机,它们就像是海鲶鱼一样跟着,但我们船很多,他们对我们作业没有太大的干扰动作。”舟山渔民秦老大的两条船都在钓鱼岛附近海域作业,他说:“日本海保厅的巡逻舰船白天黑夜都能看到,他们担心我们靠近钓鱼岛。”不过,给秦老大吃“定心丸”的是政府派出的公务船,以及在他看来“政府强硬的表态”。这些渔民近来都非常关注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日前表示,中国公务船已经并将继续在该海域巡航执法、护渔维权,向该海域中国渔民提供必要服务。对于日本海保厅的干扰,秦老大显得并不担心:“福建船长他们抓走后不也得放了吗?”    钓鱼岛海域是天经地义的中国传统渔场  实际上,对于海峡两岸的渔民来说,钓鱼岛海域一直是中国渔民的传统渔场,去那儿捕鱼天经地义。但是,近年来,中国渔民去该海域捕鱼经常受到日本海上保安厅舰船的干扰。浙江舟山六横岛渔民徐剑行从17岁起就跟父亲经常去钓鱼岛海域捕鱼。在沈家门港码头边,徐剑行向《环球时报》记者谈及多年来去钓鱼岛打鱼的经历时,这位见过大世面的壮汉仍然很激动:“那时候的船还是生产队的,我经常跟我爸出海去捕鱼,最远的去过对马海峡。到钓鱼岛也就一天一夜,然后就靠着主岛下流网捕鱼。主要是剥皮鱼,还有龙虾、带鱼、鲭鱼、红衫鱼等。印象最深的是红皮鱿鱼,那是钓鱼岛所特有的。那时候,我们作业的地方有时离岛只有几百米,岛上的棕榈、山茶、仙人掌、海芙蓉等都能看到。”  徐剑行说起父亲跟他讲述的当年中国百艘渔船突破日舰封锁赴钓鱼岛作业的故事:1978年4月12日,108艘中国浙江和上海渔船同时出现在钓鱼岛海域,其中16艘渔船进入钓鱼岛12海里海域内。当时有日本巡逻艇以中国渔船进入所谓的“日本12海里领海”为由,要求中国渔船退出该海域,中国渔船上的渔民们用粉笔在木板上写出“这是中国的领土”进行抗议。双方的对抗持续了一整天。此后,中国渔船多次进出钓鱼岛海域,直到作业完成后才满载而归。  “从那时起直到1995年之前,我们在钓鱼岛海域作业几乎再没有看到过日本的舰艇和直升机。在那里捕鱼的渔民主要是福建和台湾的,相互之间虽然不认识,但也会打个招呼。”徐剑行说:“当时钓鱼岛根本没有什么日本灯塔与日本标志。实际上,父亲告诉我,岛上的黄羊也不是日本人放的,而是以前福建渔民上岛放的。”日本一直宣称,上世纪70年代,日本右翼民间团体“日本青年会”的人员登钓鱼岛时带去了山羊,然后山羊在岛上大量繁衍。徐剑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父亲就是在钓鱼岛海域作业时,不小心被拖网裹入大海而将生命留在了祖祖辈辈作业的地方。  不过,现在中国渔民去钓鱼岛海域捕鱼更有保证,除了公务船能够为他们护渔维权外,“现在的渔船吨位大且技术先进多了。”象山县石浦港的林辉良自豪地说:“我们这边的2000多艘船都是新造铁壳的,排水量在200吨到500吨之间,还有千吨级的,导航、声呐系统先进得就跟军舰一样。”海鸥海洋渔业公司“大当家”周文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以前我们椒江渔业每年会有20来人在海上出事遇难,现在因为天气预报能细到每个小时,导航系统先进,北斗星定位系统严格管理每艘渔船,所以之前的海上风险现在基本不存在了。”在海鸥海洋渔业公司的管理平台上,《环球时报》记者看到,北斗星渔业管理系统将这家公司的38艘渔船的实时位置显示在电脑上,包括细到秒的经纬度、准确到分的时间、所在的数码代号的海区。周文华说:“一旦有事,就通过单边带(发送和接收调幅信号的两个边带中的一个边带信号的无线电通信设备———编者注)或者海事卫星电话随时呼叫渔船。”公司的管理本上详细记录了每条船每天的作业位置与状况。   中国渔老大们的烦恼  对于大量中国渔船赴钓鱼岛捕鱼,日本非常头疼。日前,日本NHK电视台传出“中国渔船赴钓鱼岛海域打鱼给专项补贴”的报道。对此,在台州海鸥海洋渔业公司的卢老大说,这纯粹是瞎说,柴油补贴好多年了。无论去哪里捕鱼都有补贴。卢老大说,现在出一次海的成本居高不下,光靠打回来的鱼是不赚钱的,幸亏政府有柴油补贴,才能保证出海打鱼不亏本。有学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实际上这样的政府补贴在日本、韩国等许多国家都一样存在,有的补贴额更高。不过,象山的渔老大林辉良倒是希望政府部门能给赴钓鱼岛打鱼的渔船发专项补贴:“那样更能调动渔民赴钓鱼岛海域捕鱼的积极性!”不过,林辉良也有担忧,他在象山县算得上是渔业的风云人物,但他的子女无人愿意“子承父业”:“再这样几年,还有谁能把渔船开到钓鱼岛呢?”  一名出口水产行业协会的负责人则另有烦恼,那就是从包括钓鱼岛海域打回来的水产受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以及日本政府挑起钓鱼岛事件对当地渔业的潜在冲击。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渔业是当地经济的支柱产业,产量每年产是有100多万吨左右。水产品出口世界五大洲的40多个国家和地区。“相比于出口到欧盟的虾仁、鱿鱼,以及出口到韩国的粗加工产品,出口到日本的水产品属于精加工水产品,附加值高。”目前,当地水产品对日本出口并没有受到影响,但该负责人并不掩饰自己的担心:“因为经济不景气,所以出口到欧盟和韩国的水产品今年略有减少,出口日本水产品渐显重要,因此,我们对日出口是否受到形势的影响一直在做调研,个别老板也在私下里担心自己的企业出口会受到打击,但目前为止还算正常。”  应尽快对钓鱼岛海域进行资源调查  “说到钓鱼岛对中国的意义,除了主权和战略意义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海洋经济方面的,但千万不要局限于渔业与水产品出口这样传统的概念!”《环球时报》记者在浙江、福建采访时,有当地学者这样对记者说,“经验丰富、能赴钓鱼岛打鱼的渔老大只是海洋经济人才的一个环节。”  据报道,中国对钓鱼岛海域的海洋资源调查也将适时展开。山东大学海洋学院王亚民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恢复钓鱼岛为传统渔场的同时,也需要尽快摸清钓鱼岛周边海域的生态和渔业资源。“钓鱼岛附近是东海重要渔场的一部分,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王亚民提供的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以来,该海域主要捕捞品种有绿鳍马面鲀、黄鳍马面鲀、剑尖枪乌贼、短尾大眼鲷、高脊管鞭虾、细点圆趾蟹、鲐鱼、竹荚鱼、蓝圆鲹等,年可捕捞量高达15万吨以上,经济效益良好。  王亚民介绍说,他目前正在进行海龟、鲸鲨洄游的课题研究,而钓鱼岛附近海域是海龟、鲸鲨的重要洄游和觅食的路线,这些濒危物种顺大洋暖流,经过台湾岛附近海域洄游。“钓鱼岛附近也是一些喜暖水大型鲸类洄游和栖息的海域,如灰鲸、座头鲸等。”王亚民教授说,“同时,钓鱼岛也应该是一些候鸟的迁徙路线经过的地方,比如黑脸琵鹭等鸟类,但是长期缺乏调查,所以需要尽快摸清这些生态和渔业资源。”当然,钓鱼岛海域的其他自然资源,包括石油天然气就更具经济价值了。

版权登记

SEM竞价外包托管

巨量千川

SEM竞价外包托管